页面载入中...

2019年中外联合考古项目达46项涉及20多国

admin 日本一本不卡免费 2020-02-19 201 0

  《开卷》主编董宁文说,上月还在与雷电先生电话中说秋天一道去合肥看望病中的黄老。那次电话中主要谈到黄老的近况以及前几年大病之后的恢复情况,心情颇为沉重,“拜识黄老多年,惠我良多,是我心中一位响当当的长者,愿老人安息。”

  杂文家陈四益此前曾撰文回忆他与黄永厚在《读书》杂志等的文画合作缘起:黄永厚是黄永玉先生的二弟,相差四岁,也是一位著名的画家。他们老黄家的人都很有个性。认识黄先生出于偶然,是一位朋友邀我一同去探访的。他从安徽到北京,住在紫竹桥的中国画研究院。看他的画,很有个性。同他交谈,人如其画,个性彰显。他说到高兴处,就会畅怀大笑。说到他的画,他会突然来了兴致:“怎么样,来一张!”话音未落,已起身铺纸、提笔,画将起来,“同他的合作,从《聊斋索图》始。是他先画了几幅从《聊斋》中找出的画题,叫《聊斋索图》。我从他的画中又生发出一些意思,或同、或异,有时还唱唱对台戏。后来,他又画了竹林七贤图,每图都有一段题跋。我觉得他的竹林七贤图,自出手眼,很有启发,但是图上的题跋毕竟字数有限,不易为人理解,便自作主张,为每幅图作了一篇文章,每篇二三千字,寄给黄先生看了,他非常高兴,于是,就在《瞭望》上刊载。因为画了竹林七贤,我就想接着再谈《世说新语》,黄先生一口允诺为每篇作图,我当然喜出望外。后来结集为《魏晋风度》。又后来,湖南《书屋》约稿,我问黄先生是否有意一起来谈谈《儒林外史》,于是又有了后来在《书屋》连续刊登的《错读儒林》。”

  “到了2006年,丁聪先生患病,我同丁聪先生的合作不能不中断。起先,因为读者有一两期看不到这个专栏,便来函询问《读书》:是不是陈、丁二位遇到了麻烦?编者怕引起误解,问我是否可以请另一位画家继续。于是,便征求黄先生的意见,是否愿意把这个专栏接下来。黄先生同我的合作也已二十年,相互了解,便笑道:你当初跟一个七十岁的老头跑了第一棒,现在又找个八十岁的老头跑第二棒,这算什么事儿啊。依旧爽快地答应了。《读书·诗话画》的专栏,在停了两期后又继续了。只是‘丁画’改成了‘黄画’,文的风格未变,图的风格则由丁聪先生的工笔写真,换为黄永厚先生的彩墨写意了。同黄先生合作的文图,后来结集为《忽然想到》。这样,我和黄先生合作的图文,已出版的计有《聊斋索图》《错读儒林》《魏晋风度》《忽然想到》等。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皇后体弱的原由,跟剧里讲的差不多——失子之痛。

  乾隆三年,九岁的嫡子永琏病逝。这个名字是雍正起的。琏,是宗庙中重要的祭器。可见皇室对于这个孩子赋予的期待。从《清高宗实录》中,可见乾隆对永琏的评价:为人聪明贵重,气宇不凡。永琏六岁时,乾隆就迫不及待地秘密立储——永琏成为太子。七年之后,乾隆和皇后又迎来第二个儿子,可是在乾隆十二年的除夕,这个孩子因为天花也去世了。

  嫡子去世两个月之后,正是乾隆东巡启程之时。他想带着皇后看看脚下疆土,让她散散心。就这样,乾隆带着家人和官员,在春风鼓荡的二月出发了。在行程中,乾隆遇到了一场雪,三月初三他写了一首诗,有一句:“云中隐约山含黛,雪后熹微天蔚蓝”,正是这场雪,让皇后病倒了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2019年中外联合考古项目达46项涉及20多国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