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光头警长曝港警子女被教师“贴标签” 校方回应

admin 家庭教师短篇 2020-02-16 136 0

  他坚决反对设立冠上自己名字的文学奖,因为“对那种事毫无兴趣。”倒是觉得“比如给奖学金什么的,这个我倒心甘情愿,唯独什么什么奖免谈”。

  “书卖几十万册、实际影响如何……那都是‘村上产业链’的问题。”村上春树说,自己只需要默默地干活就行了。

  曾为王小波大哭一场 

  “我第一次买书是小时候当兵的时候,是一本王云五的字典。当时花了很大的工夫去背字典。结果工夫都白花了,因为中国的汉字要成句才好记。后来部队到了广州,我买了大量的书,见到书就买。当时已经是解放军的天下了,我买了一本《马克思主义与文艺》,我几乎能背下来。”1954年,黄永厚到了中央工艺美院读书,那个时期黄永厚买的书也打上了当时时代的烙印。 

  “一到北京,我就买了一本余秋雨批判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书,还买了别林斯基选集,看了这些书,知道苏联有几个斯基都了不起。那时候我基本上就不买美术方面的书。这些书我一直保存到‘文革’,结果成了我的罪状。”黄永厚的罪状之一是说“洛蒙罗索夫是伟大的诗人。”黄永厚为此一头雾水:“洛蒙罗索夫是谁啊?我没有看过他的书啊!”一问才知道,洛蒙罗索夫是俄国的大化学家,批判黄永厚的那些人把洛蒙罗索夫和莱蒙托夫给弄混了。 

  1956年,从中央美院毕业之后,黄永厚到了广州。在那里,“我买了一套中学文学课文。从初中到高中,一直从诗经讲到鲁迅。 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光头警长曝港警子女被教师“贴标签” 校方回应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